长庚家信-二

-


子熹爱鉴。


     岁末年冬。明月如水,相思簪眉。


     一夜冬雪吹拂,叫侯府天地尽白。临窗照对,灯火亲人,玉雪弥望。不知卿在边疆巡守,可曾安暖,可曾添减衣物?忽梦卿时,玉琼飞白,风吹城銮。而今大梁山河盛世安康,卿远别西北,仍令我日思夜念,梦寐神驰。京城玉瓦琼梁,黄粱飞檐,一夜间皆为轻而薄之细雪所覆。压卿书信于枕下,时常梦里相见。不知卿是否亦如此念我。


     与卿月余未见,落笔已有千言,寥寥记于此间。...

长庚家信-一


子熹爱鉴。



再元夕。

别有月余,思之甚切,梦寐神驰。

记上元佳节,京城被雪。重重楼阁浩浩金殿一夜风吹雪,依稀人间霜满头。金吾不禁夜,玉漏莫相催。衬阑珊灯火,侯府檐角朔雪摧霜,惹得枝头寒梅三两点,如叙旧情。折得一枝压于枕下,时时挂念。卿此去江南赈灾数月,常念今夕何夕。

     适逢元宵,千盏万户举灯祈福。今...

【露中】旧别

安娅×王春燕。民国初年,短文,愿君慢品。

“天晴了?”

 

     王春燕披着睡袍。她的长发披落双肩,还没有盘髻。院里有两株藤萝,归的灰毛燕子落在窗台上,欣然抖着在南方暖阳里修剪过的羽翼。王春燕推开屋后敞亮的落地窗,松针气味微凉,兰草气味疏离,淡淡的,像游走的尘埃。随意抓了一把谷粒,撒在窗台上,灰毛燕子成群结队来抢食。昏暗的阳光渐渐斜上檀窗,雨水与风声游走。她似是与它们早已结识为旧友一般,挥挥手罢,燕子们便在房梁上盘三旋,扑朔着低飞离去了。

 

     她拣来茶碗,泡碗茶汤,放在案上,白光...

© 岑恒 | Powered by LOFTER